僅僅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無名氏的白日夢,他夢想著能創作出對世界有用的東西,寫下的卻都只是些廢話而已。